夏飔

沉迷地狱少女

异·二

"目前,蓝桥春雪生命值已经回复正常,检查过了,信息素没变,但是考虑到他自身的能力,暂时不会再让他接任务,然后根据蓝桥春雪突然觉悟的能力来看,旧嘉世的人,研究出了可以使能力者能力爆发的药剂,但是对人体伤害极大,这点已经确认了。"王杰希翻翻手上的资料,坐下,顺手将资料递给了喻文州。

喻文州接过,翻了翻,问了一句:"王队,那蓝桥原先的能力是什么?现在觉醒到什么程度了?"王杰希打开了另一个文件夹,里面全是蓝桥春雪的能力测试情况,以及觉醒程度的预测和抑制手段,"他最开始的能力是‘改变’,能力极限是改变十五个人的信息素或三十个人的容貌,极限时间为四十八小时,能力值稳定,经过旧嘉世的开发,能力蜕变为‘扭曲’,能力极限预测为扭曲五十平米的空间,空间被扭曲后,等于又创造了一个新的空间,被扭曲的真(代指原先的空间),是看不见的,叠加在‘假’之上,如果不在能力范围内或被能力者可以排斥的人类,只能看见能力者创造的代替原先空间的‘假’。原能力到了轻松变换自身信息素、外表年龄、容貌等,"王杰希顿了顿,继续道,"扭曲空间时,能力值极不稳定,处在丧失理智的边缘,说直白点,就是容易暴走,时间极限不明,使用‘改变’与之前相同,人数预测信息素和容貌一起改变可增加到四十人。"

有点儿意思,叶修眯了眯眼,悠悠点燃了一支烟,夹在修长两指间,缓缓吸了一口,再轻轻吐出"大眼儿,蓝桥下次测试‘扭曲’时,要不要哥帮你们维持一下现场秩序啊?"王杰希沉默了几秒,道"那便麻烦叶总队长了。"蓝桥的状态太差,叶修在,大概也能多保留一些数据吧,上次就……

"那么,过两天哥去找你啊,好了,散会。"叶修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,似乎被这过于无聊的会议弄的困意连连,那双狐狸眼在眯起的一瞬间露出了一丝精明。

黑夜里的小鬼

接文
cp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将旗袍拉了拉,一条腿垂下楼顶,黑色高跟抵着地面,风有些凉了,时间——也快到了。
"哟,动了。"夏飔吸了口烟,缓缓吐出,烟雾中,是女人微笑的脸。
夏飔关注这个小鬼有段时间了,行事风格狠辣,身手也不错,可惜,不懂得隐藏自己,才刚出现,就已经被警察盯上了。
又深深吸了一口,啊,舒服,一颗子弹却瞬间从耳边飞过,夏飔脸上笑意更深,枪法不错,不过,现在才发现么。伸了个略微慵懒的懒腰,也不管这是五楼楼顶,夏飔直接一跃而下,踩在外露的钢窗上缓冲了一下,站到了一直保持持枪的小鬼——洛殇面前
"喂,小鬼,半小时后警察就会赶到,不赶快逃跑,还准备留在这儿杀掉我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么?"夏飔好心提醒眼前的家伙,这家伙,要真就这么被抓了,有点可惜啊。
"切,不听就算了。"最终她选择走进巷子深处,慢慢消失在洛殇的视线内,既然不相信自己,那真抱歉,拜拜咯。




@十日殇Roy 


嗯……大概就是以自己的人设为基础画的洛丽塔,但是好像又有一丝舞娘的感觉……大概就是那种:你靠什么确定你看到的女生就是表面上的妩媚?她们都有另一面。(就是摆出的姿势像要跳舞了但背后藏着刀子和罐子里的眼球和手)画技拙劣……有不足请指出!

又是接文。
emmmmmmmmmmmm



"频频出现的杀人事件!警方至今仍未破案!我们是否住在危险之中?"切,什么频频出现,不过是失踪案多了一点,大部分的尸体都直接处理掉了,不过最近,好像确实活动的多了一些,夏飔百无聊赖地搅动着指甲油,然后挑起一点,搽在指甲上,幽幽的绿色,仿佛吐着信子的蛇眼中冷冷的光。
"不过,最近的失,踪,案,太多了吧?"她拿棉球擦着刀刃,"难道……"


因为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
所以你不知道
荣耀里有一位魔术师
叫做王杰希
已一己之力肩负整个微草,没有怨言只余温暖。

"如果运气好也是错,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。"——王杰希

"王杰希身上的担子……太重了"——叶修

"同是三大战队的微草这边,却只是王杰希自己在那孤独的思考着,他的身边,并没有个讨论的对象"——全职高手

王杰希
和他的王不留行
就这样不可阻挠的
扛着微草
向前飞去
而治疗之神的白光
永远都照亮他前行的轨迹

亲爱的魔术师,生日快乐!

你的光芒,温暖人心

文不对题系列
杰希生贺
写的不好,能接受在继续吧



"啪"训练室的灯开了,里面空无一人,虽然大家都回去了,但王杰希依然尽职尽责的再检查一遍。那些不让人省心的孩子们啊。他无声的笑笑,兀自准备回房了。赛事迫近,再出什么岔子可不好。
说起来,今天还真是奇怪呢,难得大家一整天都安安分分的。王杰希突然皱了皱眉,随即旁边轻轻推开了高英杰和刘小别的房门,果然,最让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,房间内,空无一人。他紧接着又去其他人的房间一一查看,果然,他们所有人都不见了。这样的事不是没发生过,以前有一次大家压力实在大,王杰希询问,他们又说不出口,结果当天晚上几个人就联合起来跑到外面疯了一个通宵,最后还是王杰希把他们一个一个带回去的,压力好了很多却也让他们被盯得更紧了。明明最近赛事迫近,为什么还这么不省心?王杰希叹口气,准备回房拿手机先打个电话问问。
刚一进屋,"砰!生日快乐!"所有人一下子从各个角落蹦出来,手上还拿着礼花和礼物。"你们……"王杰希愣了,啊,今天是他的生日啊。对于队员们的举动,说不感动是假的,在他的心里,什么也比不上眼前的这群傻孩子啊。"队长,怎么样?为了这个计划,我们可是准备了三天啊。"刘小别与战队的一干人笑嘻嘻的看着自家队长,那一瞬间过去的感动,他们可都看见啦。"哎呀,现在问这个干嘛?队长队长,快来拆礼物,我一直好奇小别藏了那么严实的礼物到底是什么?"是柳非,她知道王杰希在自己的感情上不擅长表述,于是笑着换了个话题。真是一群长不大的小孩子,王杰希在心里摇摇头。"不许喝酒。"唯一的要求依然在替他们着想,大家看着王杰希,这个人,就是他们的队长,他们心中,最好的队长。

"Always~always~love with you~"她抚摸着男人的脸,然后又狠狠一刀,哪怕不看,她也精准无比刺进了心脏。
"我爱着你~"她像个孩子咯咯笑着,然后继续道,这次语气变得无比怨恨,阴毒,"但为什么……你·变·了?去死,去死,去死啊!"男人早已没有生息,面孔无比惊恐。
"你离开了我………你……不要………我了……"月光雪白,她的眼角似有泪,月光偏了一点,不,没有,那只是斑驳的星光。
已经……第一百一十三个了,被杀死的渣男,她藏身于黑暗之中,却抬头妄想光明。
"嘿,你是?"一个人在她身后问道。
她一下子把刀架起来,"谁?"




@冉墨w 
@十日殇Roy 
你们俩接吧

就黑喻文州

全职小学设定
类似班级才艺比拼
大家一起诗朗诵
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喻文州被分到了匆匆的一段,
他有点尴尬,
是第二段:
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,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,在默默里算着,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,像针尖上一滴水滴进大海,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,我不经头岑岑而泪潸潸了。
但·我·的·手·确·乎·是·渐·渐·空·虚·了

老师,你ooc了。
文洲,冷静,你快ooc了。


不怂接文

"冉墨小姐在吗?"傍晚时分,一位年轻女子踏入锁香楼,"我有些事,想问问她。"
"何事?"冉墨从香料中抬头。
"您能给我调一些,安神助眠的香吗?最近,遇到一些,嗯,不好的事,睡不好。"她在心里自嘲般笑笑,被男友绑架,被救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他的尸体,能好到哪去?
"好的,知道了,请去后堂的摇椅上躺着吧,我先给您试试药效。"冉墨,手中的动作加快了不少,那个女生,绝不会是普通的梦魇那么简单,直觉告诉她,貌似有有趣的事了,她在香中加了一味药,这是能让人心理无法设防的药。
"你……遇到了……什么……"冉墨的声音仿佛从远处传来。
"我……被男友劈腿……后来……被他绑架……一个穿红色嫁衣的女生……救了所有女生……"女生慢慢进入睡眠,这次 睡的安稳。
女生睡得越来越熟,时间滴答走过。
红嫁衣?有趣了,冉墨的好奇被勾起了,她想,那是谁?
与此同时,城市的一处别墅。
正在抽烟的夏飔,仿佛感觉到了什么,握住了刀,啊,Black抓到鸽子了,猎物送上门来了。





@冉墨w 来啊来啊